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移动电源 >
人们顺从和同步适应了就会好
发布日期 : 2019-04-06 浏览次数 : 编辑:admin

  在云重雾湿的暮春,当丰子恺这幅截取自龚自珍诗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画,展现在我面前时,那种简洁、踏实的线条用笔、简约的构图和弥漫着的纯真温馨情调,扑面送来了和蔼的暖光,诱发了内心的晴天喜悦。

  在云重雾湿的暮春,当丰子恺这幅截取自龚自珍诗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画,展现在我面前时,那种简洁、踏实的线条用笔、简约的构图和弥漫着的纯真温馨情调,扑面送来了和蔼的暖光,诱发了内心的晴天喜悦。

  如今,早春已去,暮春已至,看到画中母亲拖着女儿和一只猫,来到落英缤纷的院子的情景,想起农历三月,古时又叫“桃月”,更觉温情脉脉。

  女子游春由来已久,唐代杰出画家张萱就画过著名的《虢国夫人游春图》。为何历来游春主角多是女子?现在知道的人可能不多。这个月份古时另有一种叫法,即“病月”。可能有人会问,春季天气回暖,万物生发,连虫子在内的各种冬眠的生命都苏醒了,树儿抽芽,花儿绽放,竹笋破土,一派生机啊,怎么会“病”?

  不错,但那是自然界,然而社会中的人,尤其是少女这个特定人群,古代大多待在后宫或者闺阁,她们也会随着春季的天时而萌动春心、生春情,这是中医认为“天癸至”(来月经)以后女子生理上的自然反应,若情思得不到伸展抒发出去,而仍软禁在后宫或闺阁中,则变成一个“闷”字,就极可能转为精神系统疾病,甚至出现抑郁或反常的狂躁(中医称为“花痴”)。据说,抑郁症在这个季度里发病率甚高。于是到野外游春,也就成为一种与自然界植物开花、破土一样自然的伸展、抒发、释放的治疗,将心理、生理能量转移释放到色彩斑斓的大自然中,以取得身心的健康平衡。这说明,“天”干预着地以及地上的一切生灵,人们顺从和同步适应了就会好。

  丰子恺先生这幅画如同他其他画一样,对自然和人充满着真挚的同情和关爱,弥漫着纯真和温馨,从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护生画集》竟画了六册之多可以想见。

  他29岁就从弘一法师(李叔同)皈依佛门,法名婴行。有时人如其名、画如其名,你会觉得他平易、简朴的画,像是以一个天真婴孩的视觉来看世界。透过平易、简朴的画面,我们可以见到背后跳动的是一颗充满温情脉脉对待这个世界的菩萨善心。桃花开尽的时候,母亲拖着女儿手,和一只猫,到屋外观看落英缤纷的桃花,挥散去春季里蕴积的“怀春”积聚,为的却是“病月”不病啊。

  该画描绘的是广东罗浮山的春天景象。崇山峻岭,山势奇伟。苏六朋在画上题写了诗句:“溪上桃李无数开,花间春水绿于苔。不因渔艇寻源人,人争识仙避世来。翠雨深云连玉洞,丹霞抱日护瑶台。山中旧侣时相约,约我来春载酒回。”据此可知描写的是春天的景致。作者用笔细腻,构图缜密,悉用青绿赋色,能得宋代王希孟《千里江山图》遗韵。

  该图描绘的是雍正皇帝在圆明园游春的场景。画面富丽堂皇,气象森严,体现出有别于民间赏春、游春的宫廷生活一角,是清代院画风格的折射。 ——朱万章

  李可染所画《蜀山春雨图》是用浓墨和红色分别描写桃花盛开与绿树成荫。彩墨交融,构图繁密,将巴山蜀水的春天景象展露无遗。——朱万章

  傅抱石描写的是江南水乡春天的场景,有唐诗所言的“万条垂下绿丝绦”的逸韵。在烟雨朦胧、春色无边的景致中,小船摇弋,春风跌宕,一派诗情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