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蓝牙音箱 >
惊动了鹿城区政府及有关部门
发布日期 : 2018-12-08 浏览次数 : 编辑:admin

  

  在无数次交涉无果后,浙江温州新国光大厦的住户们花26万元买来“远程定向强声扩音系统”设备,用“高音炮”“激战”广场舞噪音——

  最近温州市区的一场“以噪制噪”纠纷,激化了广场健身和居民休息的矛盾: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新国光大厦的住户们居然架起了6个高音大喇叭,以此向对面松台广场跳健身舞的大妈们发出“抗议”。“高音炮”对决广场音乐,一时闹得沸沸扬扬。一边是安静的需求,一边是舞动的激情,双方都有一个共同的诉求,那就是希望拥有健康的生活方式。如何破解广场舞扰民困局再次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

  “激战”两天后,新国光大厦的业主委员会拆除了这套“远程定向强声扩音系统”。4月2日下午,鹿城区组织召开“民生圆桌会”,经过协商和沟通,新国光大厦业主代表和广场文体团队代表双方“握手言和”,称将以《广场文化活动公约》为准则。

  “呜!呜!呜……”3月29日16时,温州市中心区松台广场对面的高楼突然传来一阵急促、惊悚的警报声。一群正在广场上“引吭高歌”唱卡拉OK的人皱起眉头、歌喉哑然;一批准备晚上去跳广场舞的大妈们闻讯,不得不临时取消计划。

  警报声来自广场对面“新国光大厦”小区C幢4楼平台,那里有6个大喇叭组合成的高音团队一齐朝着松台广场方向播放。警报声过后,传出一段字正腔圆的男声:“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刺耳的警报声与语音播报循环播放。

  原来,这是业主委员会集资26万元买来一套“声波武器”来“还击”松台广场的广场舞噪音。这套设备叫作“远程定向强声扩音系统”,可以把声音集中到一个方向远距离传播,并保持足够的声压强度。业委会主任吴先生说:“我们为的是让‘新国光’的广大居民们有个清静的环境,以后他们广场舞,我们也放。他们不出噪音,我们也不会放。”

  据悉,新国光大厦共6幢楼,有600多户常住居民。居民们反映,近两年来,与小区仅一路之隔的松台广场兴起三步踩、交谊舞、健身舞等各类广场舞,这些歌声和广场舞的“低音炮”,每天“马拉松”似的从早6时到晚10时轮番“轰炸”,大厦里的居民们作息很受影响。

  广场文化作为市民开展文体活动的一种方式,一度成为一个城市文化繁荣的象征,广场文化也以其开放性、群众性和规模性得到认可和推广。但是,伴随广场文化的兴起,噪音扰民的问题也逐渐凸显。据统计,在温州市中心鹿城区,共有900多个“广场舞”的“活动中心”,这一方面为中老年人提供了有利于身心健康的好场所,同时也因声音污染而让附近居民不堪其扰。

  每天晚上7时30分左右,松台广场上的舞步和音乐进入高潮,这里有三步踩、交谊舞、健身舞等5个广场舞方阵,每个方阵不下百人,各个方阵都配有一台大功率音响。据当地环保局测试,靠近广场舞音箱的地方,有时音量超过100分贝。

  退休在家的项先生在新国光大厦居住多年,他家从阳台到卧室,足足装了4层玻璃窗,可还是挡不住对面广场刺耳的响声。“早上睡个懒觉、中午眯一会儿,对我们来讲都是奢望。”项先生抱怨说。

  面对不同诉求者矛盾的升级,为了进一步规范广场文化活动,倡导“健康、和谐、文明”的社会氛围,今年1月21日,鹿城区委宣传部、文明办、公安分局、城管与执法局、环保局等单位组织广场歌、舞的民间团队及个人,签订了《鹿城广场文化活动公约》。作为一种道德约束,“公约”共有8条,从场地、时长、时段、音量等方面对广场文化活动进行了限制。其中约定:每场广场文化活动的时长控制在两小时之内,每日活动的时段为7时至12时、14时至21时。白天平均音量不得超过60分贝,晚上不得超过45分贝。同时,区政府还成立了监控和管理广场噪音问题联合执法组。

  这些监管措施出台后,松台广场等地过度声污染的问题曾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缓解,但两个月过去后,“公约”并未带来冀望中的“安静”,规模最大的松台广场的超分贝噪音再度出现。在新国光大厦的业主们看来,“执法部门的行动并没有取得实质效果。这就像猫抓老鼠的游戏,执法人员来了,大妈们就调低音量,走了又调高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小区业主委员会架起了专门用来“制裁”广场噪音的“高音炮”。

  好的举措并非总能一蹴而就,有了一纸“公约”也并非万事大吉,如果有人不履约、不遵守,后续工作又该如何深入呢?业主们的“声波武器”持续“还击”了两天,惊动了鹿城区政府及有关部门。温州市环境保护部门一位干部认为,广场舞是一种社会活动,但任何活动必须以不影响别人为原则。如果噪声超标或别人有投诉,城管执法局等部门应该出面引导和制止,正因制止不力,才引起这场对抗风波。

  有关专家称,当前公共场所公共活动除了政治、治安、安全方面有规范要求外,在噪音污染方面还缺乏法律的规范。松台广场周边居民用高音喇叭“以噪制噪”只会是一种两败俱伤的做法,须尽快制止,但也要看到这种忍无可忍的“对决”,背后是一些执法部门的不作为。

  4月1日晚,鹿城区委区政府召开了专题研究会,作出多项整治措施:鉴于广场等公共场所与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今后对群体性聚集广场活动要进行细腻化管理,使用场地实行登记制。在广场设置分贝仪和电子显示屏,方便广场舞人员和周边群众自律、监督。探索大型广场使用音响由政府掌控的办法,广场噪音高低的“旋钮”掌握在政府手里,实现一劳永逸。该区有关部门已迅速组织力量开展广场噪音问题整治工作,并进行深刻反思,表示要引以为戒、举一反三。

  “提高社会治理能力和水平应该体现在每一个与人民群众生活息息相关的代表性事件和现象上。”温州大学法政学院一位教师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让广场舞不再“野蛮生长”,对于“履约”的执行、管理以及创新治理不能缺失。合适的跳舞场所难找,不扰民的广场舞能去哪里跳呢?所以,从长远一点来说,如何在城市建设规划布局中更进一步地考虑到老百姓的文化休闲需求并使之有更加适宜、能与环境和谐共生的场所及设施,应该是城市建设、治理中不可忽视的课题。(记者 陆健 通讯员 吕进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