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蓝牙音箱 >
通过在商品信息中留下的联系方式
发布日期 : 2018-11-10 浏览次数 : 编辑:admin

  原标题:充电宝、电子钟、蓝牙音箱…它可能隐身在各处,还接受定制…揭秘“头”背后的灰色产业链!

  近日,“自如房内出现头”事件引发社会各界热议。目前市面上的摄像头从何而来,又是如何买卖流通的?《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记者在某购物网站上以“头”为关键字进行搜索,发现有不少微型、迷你摄像头在售卖。通过在商品信息中留下的联系方式,记者添加了一位摄像头卖家的微信,其朋友圈中大多是不同形态的头的介绍。

  记者注意到,这些摄像头隐蔽在各种日常物品中,如插座、插排、台灯、充电宝、电子钟、蓝牙音箱等。除了这些产品,卖家还提供定制服务,可以将摄像头改装在买家寄来的私人物品中。摄像头分辨率可以达到4k,价格在400-800不等。

  “当初因为好奇在购物网站上搜‘头’,发现购物网站这方面的东西都被下架了,只有比较简陋的镜头部分,询问店家后,店家让我加他的微信,跟我说款式很多。”徐优说。

  关于购买渠道,徐优还解释说,“我关注了他们在购物网站的店铺,结果发现,他们经常更新产品,但是每次点开之后商品都下架了,相当于只是起到一个‘引流’作用,通过购物网站通知顾客到了新款,可以到微信里面去买。”

  对此,记者在以买家身份询问某摄像头卖家时,对方说,“我们不走购物网站,全都微信付款发订单,如果一定要通过第三方平台的话可以拍其他产品代替。这种东西比较特殊,如果在购物网站上交易被查到的话,购物网站会直接报案,买卖双方都要担责。”

  张标(化名)是一名购物网站的摄像机卖家,他介绍自己的产品时说,镜头的大小是定义产品是否违规的关键。“我们家的产品是可以正常在购物网站售卖的。因为我们的镜头足够大,在国家规定允许的范围,不属于偷拍设备,所以不会被查、被抓。但有些产品同样也可以把它做成伪装性和隐蔽性比较强的样子,比如放在插排、灯泡里等。”

  和一些摄像头卖家一样,张标的公司也开在南方,他们在经营自己公司的同时,也会招聘个人代理。

  “很多我的朋友都会从我们这里拿货,在线上销售,我们也会向外界招收代理。”张标说。

  据张标介绍,以一款标价268元的机器人摄像头为例,代理不需要交保证金,就可以用210元的价格买到,然后通过张标的公司发出自己拿到的订单。

  “我身边认识的代理一个月的销量可以达到400、500台左右。他们从我这里拿货,根据自己销售渠道、顾客群体不同,自主定价。比如说,一个插排式的摄像头,成本大概在110元左右,代理自己配个内存卡后可以卖到200-300元左右。这些代理一般都有自己的线下客户,有的自己本身就卖电器,有的是做WiFi相关的产品,可以顺便推荐给顾客。也有外面的人来当我们的代理,通过自身渠道接订单。”张标说。

  除了这类合规的摄像头,张标说,他们也在售卖经过改装的充电宝、音箱类微型摄像头。“正常的产品都是在购物网站卖,但是一般所说的那些不让卖的产品我们也有的,都是同一个厂子生产的。这些摄像头不走购物网站,可以添加微信了解,也一样在招个人代理。”

  李兴(化名)就是一名微型摄像头的个人代理。他告诉记者,自己微店的生意不错,每天能卖出20台到30台。

  至于推广途径,李兴说,“我们花了一些钱在一家卖摄像头的购物网站店铺上打广告,顾客可以通过这个店铺找到我们的微信,但是这家店其实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通过这些广告可以吸引一些客户,不过更多还是通过熟人、老客户介绍来的,这样的成交量比较大。”

  当记者问道他们是否担心这类摄像头会被买家作为不当用途时,他说,“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我们总不能在卖东西的时候还问客户买来是干什么的。但是我在卖的时候都会告诉客户,这个东西是违规的,私人用来取证可以,但是不要安装在公共场合。”

  “其实这东西就像‘百草枯’这些农药一样,你买来可以除草种地,但是如果有人非要买来喝也没办法,我们在卖的时候也不可能知道。”李兴说。

  随着科技的发达,摄像头越来越先进。偷拍以及买卖摄像头的行为从法律上该如何定性?记者对此采访了业内有关专家。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孟强认为,租房平台、酒店作为出租方,在出现偷拍偷录情况时,即便其自身不是这些设备的安装者,且对此也不知情,依然违反了租赁合同的约定,没有对承租方的人身安全、人格权利进到保护的义务,均具有一定的过错。承租人可以选择违约或者侵权之诉来向租房平台、酒店方主张违约或侵权责任。

  孟强还认为,私自安装摄像头、偷拍别人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属于侵犯他人隐私权的违法行为。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享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等权利。法人、非法人组织享有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等权利。”侵权责任法也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此,偷拍偷录他人隐私的行为构成对他人隐私权的侵犯,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此类行为还可能构成行政违法,行为人需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此外,偷拍偷录他人造成严重后果的,还可能触犯刑法、构成犯罪,行为人要承担刑事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对于安装摄像头、偷窥别人的隐私的人来说,这是直接的侵权行为,肯定要承担民事上的侵害责任,这一点没有疑问。而卖摄像头的人并不对本次侵权行为承担直接的法律责任。但如果卖家在销售时违反相关规定,所出售的摄像头属于国家规定的特殊器材,或是没有销售许可等相应资质的话,卖家需要承担行政责任,相关部门可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原标题:充电宝、电子钟、蓝牙音箱…它可能隐身在各处,还接受定制…揭秘“头”背后的灰色产业链!

  近日,“自如房内出现头”事件引发社会各界热议。目前市面上的摄像头从何而来,又是如何买卖流通的?《法制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记者在某购物网站上以“头”为关键字进行搜索,发现有不少微型、迷你摄像头在售卖。通过在商品信息中留下的联系方式,记者添加了一位摄像头卖家的微信,其朋友圈中大多是不同形态的头的介绍。

  记者注意到,这些摄像头隐蔽在各种日常物品中,如插座、插排、台灯、充电宝、电子钟、蓝牙音箱等。除了这些产品,卖家还提供定制服务,可以将摄像头改装在买家寄来的私人物品中。摄像头分辨率可以达到4k,价格在400-800不等。

  “当初因为好奇在购物网站上搜‘头’,发现购物网站这方面的东西都被下架了,只有比较简陋的镜头部分,询问店家后,店家让我加他的微信,跟我说款式很多。”徐优说。

  关于购买渠道,徐优还解释说,“我关注了他们在购物网站的店铺,结果发现,他们经常更新产品,但是每次点开之后商品都下架了,相当于只是起到一个‘引流’作用,通过购物网站通知顾客到了新款,可以到微信里面去买。”

  对此,记者在以买家身份询问某摄像头卖家时,对方说,“我们不走购物网站,全都微信付款发订单,如果一定要通过第三方平台的话可以拍其他产品代替。这种东西比较特殊,如果在购物网站上交易被查到的话,购物网站会直接报案,买卖双方都要担责。”

  张标(化名)是一名购物网站的摄像机卖家,他介绍自己的产品时说,镜头的大小是定义产品是否违规的关键。“我们家的产品是可以正常在购物网站售卖的。因为我们的镜头足够大,在国家规定允许的范围,不属于偷拍设备,所以不会被查、被抓。但有些产品同样也可以把它做成伪装性和隐蔽性比较强的样子,比如放在插排、灯泡里等。”

  和一些摄像头卖家一样,张标的公司也开在南方,他们在经营自己公司的同时,也会招聘个人代理。

  “很多我的朋友都会从我们这里拿货,在线上销售,我们也会向外界招收代理。”张标说。

  据张标介绍,以一款标价268元的机器人摄像头为例,代理不需要交保证金,就可以用210元的价格买到,然后通过张标的公司发出自己拿到的订单。

  “我身边认识的代理一个月的销量可以达到400、500台左右。他们从我这里拿货,根据自己销售渠道、顾客群体不同,自主定价。比如说,一个插排式的摄像头,成本大概在110元左右,代理自己配个内存卡后可以卖到200-300元左右。这些代理一般都有自己的线下客户,有的自己本身就卖电器,有的是做WiFi相关的产品,可以顺便推荐给顾客。也有外面的人来当我们的代理,通过自身渠道接订单。”张标说。

  除了这类合规的摄像头,张标说,他们也在售卖经过改装的充电宝、音箱类微型摄像头。“正常的产品都是在购物网站卖,但是一般所说的那些不让卖的产品我们也有的,都是同一个厂子生产的。这些摄像头不走购物网站,可以添加微信了解,也一样在招个人代理。”

  李兴(化名)就是一名微型摄像头的个人代理。他告诉记者,自己微店的生意不错,每天能卖出20台到30台。

  至于推广途径,李兴说,“我们花了一些钱在一家卖摄像头的购物网站店铺上打广告,顾客可以通过这个店铺找到我们的微信,但是这家店其实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通过这些广告可以吸引一些客户,不过更多还是通过熟人、老客户介绍来的,这样的成交量比较大。”

  当记者问道他们是否担心这类摄像头会被买家作为不当用途时,他说,“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我们总不能在卖东西的时候还问客户买来是干什么的。但是我在卖的时候都会告诉客户,这个东西是违规的,私人用来取证可以,但是不要安装在公共场合。”

  “其实这东西就像‘百草枯’这些农药一样,你买来可以除草种地,但是如果有人非要买来喝也没办法,我们在卖的时候也不可能知道。”李兴说。

  随着科技的发达,摄像头越来越先进。偷拍以及买卖摄像头的行为从法律上该如何定性?记者对此采访了业内有关专家。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孟强认为,租房平台、酒店作为出租方,在出现偷拍偷录情况时,即便其自身不是这些设备的安装者,且对此也不知情,依然违反了租赁合同的约定,没有对承租方的人身安全、人格权利进到保护的义务,均具有一定的过错。承租人可以选择违约或者侵权之诉来向租房平台、酒店方主张违约或侵权责任。

  孟强还认为,私自安装摄像头、偷拍别人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属于侵犯他人隐私权的违法行为。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享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等权利。法人、非法人组织享有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等权利。”侵权责任法也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此,偷拍偷录他人隐私的行为构成对他人隐私权的侵犯,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此类行为还可能构成行政违法,行为人需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此外,偷拍偷录他人造成严重后果的,还可能触犯刑法、构成犯罪,行为人要承担刑事责任。

  中国政法大学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认为,对于安装摄像头、偷窥别人的隐私的人来说,这是直接的侵权行为,肯定要承担民事上的侵害责任,这一点没有疑问。而卖摄像头的人并不对本次侵权行为承担直接的法律责任。但如果卖家在销售时违反相关规定,所出售的摄像头属于国家规定的特殊器材,或是没有销售许可等相应资质的话,卖家需要承担行政责任,相关部门可对其进行行政处罚。